五五世纪-员外骗回家一女乞丐, 仨儿子一夜全死! 道士: 屋里放黄瓜此女必亡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五五世纪 > 产品中心 > 员外骗回家一女乞丐, 仨儿子一夜全死! 道士: 屋里放黄瓜此女必亡
员外骗回家一女乞丐, 仨儿子一夜全死! 道士: 屋里放黄瓜此女必亡
发布日期:2022-04-05 20:59    点击次数:96

明朝正德年间,保定府安肃县有一位做绸缎生意的员外,唤做张贵荣。此人为人奸诈,做生意毫无信誉,常常以次充好,坑骗百姓。

某一天,张贵荣陪夫人秦氏上山完香,正往回赶的时候,只见一个女乞丐迎面扑来,跪在地上大哭道:“求老爷行行好,可怜可怜我,赏口吃的吧!”

张贵荣有些不耐烦,随手从包袱里掏出一些干粮,仍在了地上。女乞丐道了声谢,拿起干粮,将额前的乱发捋了捋,拿起干粮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

张贵荣看清女乞丐的面容,心中不禁一动,这女子虽然衣衫褴褛、灰头土脸,但眉眼之间,却有一股秀美俊俏之气。他在秦氏耳边低语几句,只见秦氏微微一笑,点头答应。

张贵荣立即变换一副笑容,问道:“敢问姑娘芳龄几何,家住哪里啊?”女乞丐咽了一口干粮道:“我叫袁若涵,今年二十有二,家在河内县,只因家乡遭旱灾,父母双亡,才逃荒来到这里。”

张贵荣点了点头,又道:“我看你怪可怜的,吃了这顿没下顿,不如跟我回府上,要吃有吃,要穿有穿,保证让你过上好日子!”袁若涵大喜道:“此话当真?”

张贵荣捋着胡须道:“我堂堂一个大员外,还能骗你一个小丫头片子不成?”袁若涵本来蹲在地上,听他说罢,倏然起身上了马车,张贵荣咧嘴一笑,露出一股不易察觉的阴险笑容。

回到张府,张贵荣命下人给袁若涵梳洗打扮一番,果然是一个亭亭玉立的绝色美女。张贵荣贪婪的看着袁若涵,忽然生出一股占有之意,随即想到秦氏的阴冷面容,好似浑身上下被泼了一盆冷水。

他正了正神色,对袁若涵道:“张某我是个痛快人,实话对你说吧,我见你样貌俊俏,聪明伶俐,有意将你许给我的儿子做媳妇儿,不知你可愿意?”

袁若涵听罢,倏然面红耳赤,微微低下头,轻声道:“小女子只是一个讨饭的乞丐,只怕是难以入得你家公子的法眼。”张贵荣白摆了摆手:“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!只要你愿意,一切由我安排。”

袁若涵又道:“自父母去世之后,小女子漂泊数年,无依无靠,如今能够安身立命,自然求之不得。”张贵荣大笑:“既然如此,三日之后,你便与我的长子张杰拜堂成亲!”

张贵荣一共有四个儿子,长子张杰、次子张龙、三子张虎、四子张豹。张龙为人阴险,张虎为人狡诈,张豹则是个纨绔子弟。张杰虽然从不作恶,却是一个痴痴呆呆的傻子。

当袁若涵知道张杰是个傻子之后,在洞房里伤心的痛哭流涕。然而,有一个人却在门外偷偷的发笑,袁若涵听到笑声,问道:“谁在外面?”那人不但不跑,反而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。

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贵荣的次子张龙,他从兜里掏出一个木偶,递给坐在地上的张杰,笑到:“傻大哥去外边玩儿,等太阳出来再回屋!”张杰憨笑着点了点头,一蹦一跳跑了出去。

张龙盯着袁若涵,道:“春宵一刻值千金,我们就别耽误时间了!”袁若涵大惊失色,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张龙大笑:“可能我爹没有讲明白,我这么跟你说吧,成亲的是大哥,入洞房的却是我。明日轮到三弟,后天轮到四弟,明白了吗?”

可是张龙感到奇怪的是,袁若涵听了这种无耻之言,并没有惊讶,也没有感到害怕,而是妩媚的一笑,轻声说道:“何必多此一举呢?不如今夜你们三兄弟全来吧!”

张龙先是一怔,而后哈哈大笑,道:“好贪心的女子,莫不是想一网打尽?”袁若涵笑道:“你真聪明,我正有此意!”张龙转身离去,良久之后,三兄弟个个怀着兴奋激动的心情走了进来。

活着进来,死的出来。第二日一早,袁若涵不知去向,几个家丁把三兄弟的尸首抬了出来,他们死的很奇怪,双眼圆睁,面露喜色,嘴巴里全都塞着一根黄瓜,不知因何暴毙而亡。

张贵荣和秦氏被吓得浑身哆嗦,他们就算再傻,也知道这是仇家找上门来了。张贵荣唤来一个家丁,在他耳边低语了几乎,那家丁转离开,大约一个时辰之后,家丁领着一个宽袍大袖,手持拂尘的道士走了进来。

道士看了看三兄弟的尸首,虽然强作镇定,但无论怎样还是无法掩盖心中的怒火。他在院子里踱来踱去,许久之后,对张贵荣道:“她今夜必定还会再来寻你报仇,你只需将黄瓜放在屋里,此女必亡!”

道士犹豫片刻,又附在张贵荣耳边低语了几声,张贵荣情不自禁的点头狞笑。夜晚子时,袁若涵一身夜行衣,翻墙而入,来到了张贵荣的房门前。

她一脚踹开门,大步走进来,屋里只有张杰傻乎乎地坐在地上玩弄木偶,中间的桌子上却摆了四五根黄瓜和一张纸条。纸条上赫然写了八个大字:“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”

袁若涵看罢哈哈大笑,她摘下面纱,拿起黄瓜便吃了起来,一边吃还一边喊道:“张贵荣!我倒是要看看,你怎么个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!”

突然,袁若涵发觉自己的胸口如针扎一般剧痛无比,随即口吐鲜血,倒在了地上,原来黄瓜上已然涂了剧毒。那道士如鬼影一般,闪现到袁若涵的面前,恶狠狠的说道:“杀我三个儿子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!”

道士伸出右手,狠狠掐住袁若涵的咽喉,只见袁若涵挣扎着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,直刺道士的胸口。道士飞身后退,冷笑道:“苟延残喘,何苦作困兽之斗......”话音未落,只见一柄利剑插入他的后心。

道士吃惊地转过身,脸上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,悲愤地说道:“原来......原来你一直都在......装傻!”张杰怒目而视,道:“不如此,怎么杀得了你这恶贼?怎能替我父母报仇?”

却见袁若涵亦站起身,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笑道:“下毒这样的雕虫小技,岂能瞒得过我?死也要让你死得明白,你的义子张杰,便是我的亲哥哥!”道士嘴角抽搐了几下,气绝而亡。

原来这个道士才是真正的张贵荣,带袁若涵回家的那个人,只不过是他的管家张三。张贵荣本名叫张达成,曾经是保定府令人闻风丧胆的马匪,此人早年间杀人越货,无恶不作,积攒了无数钱财。

来到安肃县之后,杀死当地的绸缎老板袁福,将绸缎铺据为己有,从此金盆洗手,成了一个买卖人。袁福的儿子袁若海装傻充愣才躲过一劫,袁若涵当日在被奶妈带回家亦侥幸躲过。

张达成没有杀袁若海并非起了善心,而是为了掩人耳目,博取旁人的同情,为他改名张杰,收为义子。张达成作恶多端,近些年常有人寻他报仇,因此他退居幕后,躲在山上当了道士,将管家张三推到幕前引诱仇家。

袁若海和袁若涵长大成人之后,暗地私密联系,设计骗出张达成,合力将其杀死。秦氏见丈夫和三个儿子惧都惨死,自知这是报应,随即自杀而亡。

管家张三不过是个替身,袁若海兄妹也未多刁难,只将其赶出了家门。兄妹二人报了仇,焚香祭拜父母在天之灵,之后袁若海重开袁记绸缎铺,妹妹袁若涵则仗剑天涯,行走江湖去了。

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