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五世纪-民国女子董竹君起床, 发现第一次月事来了, 阿姨: 快逃! 否则接客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五五世纪 > 产品中心 > 民国女子董竹君起床, 发现第一次月事来了, 阿姨: 快逃! 否则接客
民国女子董竹君起床, 发现第一次月事来了, 阿姨: 快逃! 否则接客
发布日期:2022-04-18 21:54    点击次数:124

董竹君

她是洋车夫的女儿,当过青楼妓女,也做过督军夫人……时代和命运从未真正偏爱过她。

而她能做的便是与不公的命运抗争,不断打破困顿她的“樊笼”,冲破世俗的“枷锁”。在黑暗中寻找出一条新的出路,一条属于她董竹君的“光明之路”!

1900年,董竹君出生在上海洋泾浜的贫民窟。在她的童年记忆里,时刻伴随着他们一家人的,便是贫穷。

“家里经常吃素食,即使是青菜、萝卜,也只能买得起下市的便宜货。”

董竹君的父亲是拉洋车的,每天起早贪黑,赚取的薪水却依旧少得可怜。

对于董家人而言,虽然不至于食不果腹,却也只是勉强度日罢了。

董竹君

所以董竹君不想上学了,因为家里的条件根本负担不起她高昂的学费。即便她本人是热爱读书学习的。

“不可以,你要上学。对于我们这种老百姓来说,读书是改变命运唯一的机会。”

母亲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小脸,心中既为女儿的懂事感到欣慰,又忍不住心疼她小小年纪就要经历各种生活困苦。

于是,董竹君在父母的咬牙坚持下,读了六年的书。她也从幼童长成了豆蔻少女。

本就眉清目秀的小姑娘,出落得越发漂亮。董竹君虽然年纪小,却隐约可以看出是个“”美人胚子”,周围的邻居们都喜欢称她一句“小西施”。

然而董竹君却明白,生于乱世的穷苦人家,美貌非但不是福气,甚至会是祸端。

她知道自己如果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话,这幅好容貌只会为她招来无数觊觎。所以她只能将希望寄托于书本之上,希望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董竹君和女儿们

然而她所有的美好希冀都在十三岁那年,随着父亲的一场病,彻底粉碎了!

家里本就不多的银钱一下子便花光了,值钱的东西也都进了当铺。可父亲的病依旧没有起色。

他们一家人老的老,小的小,母亲更没有什么赚钱的途径。无奈之下,他们只能找当地的黑商户借了高利贷。

可父亲的病依旧没有好转,连带着家里也跟着欠下了一大笔债。别说给董父治病了,就连一家人吃饭都成了问题。

实在走投无路,便只有“卖人”一条路可以走了。

“娘对不住你啊,我苦命的女儿!”

董竹君被母亲抱在怀里,她哭得撕心裂肺,泪水落在董竹君的脸上,灼热而滚烫。

董竹君眼睛酸疼,却强撑着不肯落下一滴眼泪来。因为她清楚,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,母亲也不会同意将她押去“长三堂子”。

董竹君一家人

她知道,那里是妓院。一旦进去,便再难出来。她的命运也将如同浮萍一般,跌落至污泥当中。

董竹君强忍着心酸和泪水,安慰痛哭的母亲。

“就当是女儿的命吧!”

话虽如此,可她心底却有一股强烈的不甘。难道这就是贫苦人的命吗?她不想就这样认命……

进了堂子之后,因为董竹君生的貌美,所以里面的鸨母很看重她。精心教养着她,就希望将来能靠她赚钱。

没多久,董竹君便因为才貌出众,成为了堂子里的“摇钱树”。可无论鸨母如何威逼利诱,她始终坚持做卖艺不卖身的“清倌人”。

但董竹君心里也清楚,她是因为年纪小的缘故才能暂时保全清白。一旦等到她来月信之后,鸨母一定会逼着她接客的。

图左为董竹君

她不甘心,不愿意。可在风月场所洁身自好,又谈何容易?

好在,她还算幸运。在未被强迫接客之前,董竹君遇到了一名令她心仪的男子。

而董竹君的传奇人生,也因为和他的相遇而正式拉开序幕。

那是1914年,最初的时候,董竹君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只知道他常和一群人来青楼谈事情。

在周围一干来寻欢作乐的男人堆里,年轻俊郎且端方自持的男子,是那样的另类。董竹君不可避免地被他所吸引。

接触多了之后,董竹君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——夏之时。他当时27岁,是四川副都督兼蜀军总司令,亦是显赫的辛亥英雄。

董竹君

董竹君虽然沦落风尘,但也只是一个涉世未深,不曾经历过情爱的少女。面对位高权重,才学兼备的英雄夏之时,她的心一下子便乱了。

董竹君想要见到他,和他说话。就算只是坐在一起,也能感到无比的雀跃和欣喜。

而夏之时出入青楼,也更多是为了掩人耳目。可在见到董竹君后,也忍不住注意到这个气质脱俗的少女。

对上她既热切又羞涩的眼神时,夏之时同样生出了一份异样的情愫来。在得知她的出身和遭遇之后,欣赏之余,更多了几分怜惜。

夏之时开始给董竹君讲外面的世界,讲各种道理。

在他的描述之下,董竹君第一次知道了所谓的自由和民主。就好像在她心中撒下了一把自由的“火种”,终有一日,会点燃起一片自由的“火海”。

就连夏之时本人都不知道,他的言行会对眼前的少女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。

两个人渐生情愫,互许终身。

夏之时

“你放心,我会为你赎身的。”夏之时握着情人的手,真诚地许下承诺。

董竹君感动不已,可之后却又坚定地摇头拒绝了。

“不,不用你帮我赎身,我自己会想办法逃出去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夏之时不解。

“因为我不想以后和你做了夫妻,一旦我们吵架,你不高兴了。就会同我说上一句:你有什么稀奇的呀!你是我拿钱买来的!”

她虽然语气故作轻松,神色却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。

夏之时忍不住愣住了,他虽然喜欢董竹君,却更多是建立在怜惜和欣赏之上的。从来不知道这样一个年幼无依的少女,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不顾夏之时的呆愣,董竹君继续道:“而且若我与你在一起的话,需要提前约法三章。你同意了,我才跟你在一起。”

董竹君

夏之时不敢再轻视这位“小女朋友”,神色也跟着郑重起来。

“第一,我坚决不做小老婆,你必须名正言顺地娶我,让我当你的妻子。第二,结婚后带我去日本求学,我要见识外面的世界,学习新的知识。第三,我们要共同经营家庭,你主外,我主内,后宅的大小事务都要归我管。”

董竹君说这些话时,心里不是不紧张的。可她虽然人轻言微,却也想要找一个真心尊重爱护她的丈夫。

如果夏之时不能答应的话……董竹君心痛了一下,却强硬着告诉自己,如果他不同意,那他们就只能就此结束了。

幸运的是,夏之时答应了。如果说之前他只是对她颇为喜爱,如今却是真的爱上这个倔强而果敢的少女了。

听到他说好的那一瞬间,董竹君仿佛听到了花开的声音。她埋首到他怀里,泪水低落,心中却欢喜不已。

董竹君

董竹君知道,她的命运从这一刻开始改变了!

这之后,董竹君便计划着为自己赎身的事情。在她筹谋的时候,初潮不期而至。

她又喜又怕,喜的是她长成一名“大姑娘”了。怕的是青楼里的规矩,一旦姑娘来月信,就要开始接客了。

和董竹君关系要好的一位阿姨,知道她和夏之时两情相悦的事情。便直接劝她赶紧逃!

“你留在这,很快就要被安排接客了。还是快些逃出去吧!”

董竹君也知道刻不容缓,为了爱情,更为了追求自由。她决定“铤而走险”。

那一晚,董竹君将门外的看守灌醉。将身上所有的首饰摘下来,一身素衣,从青楼逃了出去。

等到她来到夏之时面前的时候,夏之时只觉得“喜从天降”。

他看着狼狈却又喜悦的心上人,毫不迟疑地将她抱在怀里:“你真的逃出来了!”

董竹君和夏之时

董竹君点头,是的,她清清白白地逃了出来。

这次成功出逃,无异于董竹君的一次“新生”。

“一直被束缚在身心上的什么东西,全部解除了,能向天空飞翔似得浑身轻松,乐开了花一样,这是我第一次对自由的体会,永难忘怀。”

1914年春,董竹君跟着夏之时去了日本。在樱花盛开的时节,她的人生进入了“新篇章”。

两个人到日本之后,夏之时便遵守承诺,和董竹君在日本法租界的旅馆里举行了一场婚礼。

婚礼虽然简单,却格外用心。而婚后,夏之时依旧按照约定的那样,安排董竹君去学校读书。

董竹君对知识异常向往和渴望,白天在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学习。晚上回了家,还要坚持自学。

她知道夏之时身边的那些好友私心里是看不起她的,可她不在乎。青楼女子怎么了?她并不比别人低贱。他们越是看不起,她就越要证明自己。

董竹君

在董竹君的努力之下,身边那些人逐渐对她改观。

1917年,董竹君从东京师范毕业后,打算继续去法国留学深造。可夏之时不愿意与她两地分居,希望她能一道回四川老家。

面对丈夫的执意挽留,夏之时只好暂时放弃梦想回国。谁知刚到夫家,迎接董竹君的就是婆婆的不满和针对。

“一个卖唱的也只配当姨太太罢了。”

董竹君心里一凉,虽然猜到了婆婆可能不喜欢她。却没想到会是这样强硬的态度。

她知道无论自己怎样辩护,都比不上靠实力说话。

为此她忍下羞辱,越发勤奋。白天的时候,她继续上课学习家政,晚上挑灯奋战。

晚年时期的董竹君

为了让婆婆信服她的治家能力,她亲自操持家务。缝纫、烧菜、洗衣、算账、招呼客人……事事亲力亲为。

夏家在董竹君的打理之下,变得井井有条。

几个月下来,不仅夏家的下人仆从们敬畏听从她。就连婆婆也对她刮目相看,分外满意。

为了表示自己对董竹君这位儿媳的看重,夏家老太太还专门为她和儿子举报了一场隆重的传统婚礼。

有了婆婆的认可,董竹君在夏家彻底站稳了脚跟。

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每一个人证明:她董竹君不是靠色相上位的,她所得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。

几年的时间里,董竹君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畏缩懵懂的小姑娘了。她有了自己的三观,格局也在不断打开,更有了与之匹配的能力。

然而在伴侣之间,一个人不断进步,另一个人裹足不前。久而久之,便会走向殊途,直至形同陌路。

董竹君和女儿

董竹君和夏之时就是这样。昔日教导引领董竹君走向光明和自由的夏之时,最后却不愿意继续进步了。

夏之时因为各种政治原因,被革去了职务。人开始变得消极颓废,成日沉迷于烟酒和赌博,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古怪。

夏之时虽然接受过新式教育,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和传统封建思想却依旧牢固。从前一帆平顺的时候不显,如今事业受挫,便全面爆发出来了。

他看董竹君再没有以前的欣赏,只觉得她抛头露面,不安于室。说出来的话也越发刻薄。

因为女儿和别的男同学玩耍,他便咒骂:“都是你妈管教不好,不如我送你一把刀一条绳好了!”

图右为董竹君

董竹君不堪他的羞辱,更心痛昔日的爱人变成如今这幅模样。便毫不退让地同他争吵理论。

渐渐的,他们之间只剩下了无止境的吵闹。

又一次争吵,夏之时居然拿着菜刀追赶董竹君。等两个人冷静下来之后,这份感情也走到了尽头。

面对董竹君的离婚要求,夏之时懊恼愤怒,更多的却是嘲讽。他不信这个柔弱的女子离开了他,还能继续存活下去。

“我们来个君子协定,暂不离婚,分居五年,你要是带着女儿没在上海饿死,我手掌给你煎来吃。”

他语气里的轻蔑和讽刺,磨平了董竹君对他最后一份希冀。

董竹君二话不说,带着四个女儿离开了夏家。

董竹君和女儿

就在所有人看好戏,期待见到董竹君潦倒结局的时候。她却逆风翻盘,活出了不一样的自己。

1930年,董竹君在上海创办了群益沙管厂。可工厂没多多久,便在战火中“沦为废墟”。

而董竹君的父母也在这几年里相继离世,各种打击没能击垮董竹君,反而成为激励她的助力。

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成功!

1934年,夏之时来上海赴五年之约。这时候的他没了之前的强硬,却依旧带有几分果不其然,你离开我就是不行的得意。

“如果不行,还是跟我回去吧。”

董竹君和家人

董竹君清楚,他们早已经回不去了。为了保留自己最后的尊严,她坚持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1935年,董竹君创办“锦江小餐”川菜馆。

1936年,锦江茶室正式开业。

1950年,董竹君干脆将两家店合并为“锦江饭店”。

在她的悉心经营之下,饭店和茶馆的名气越来越大。上海大亨黄金荣、杜月笙,以及各路政府要员、外国大使都先后慕名而来……

董竹君的创业之路彻底打开,且一步步走向“巅峰”!她从一位青楼女子,民国弃妇,蜕变成了商业女精英。

至于夏之时……

董竹君将他们昔日的结婚照一直放在卧室床头。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便回独自回忆这个曾经赐给她幸福和苦难的男人。

图右为董竹君

她该是感谢他的,如果不是遇见他,她也不会有勇气逃出青楼。在那个黑暗而寒冷的夜晚,她奔向了他,更奔向了属于她的自由!



相关资讯